新石油危机一场更加惨烈的对美贸易战
现在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新石油危机一场更加惨烈的对美贸易战

时间:2020-5-6 作者:lanren 分享到:

  一觉醒来,又见证历史了,石油期货竟然还要倒贴。巴菲特最近也很郁闷啊,八十九年的人生阅历通货膨胀严重,跟二十多岁的人见证的奇迹差不了多少。

  4月20日,美国金融市场又制造了一个史诗级暴跌的奇迹, 美国5月份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(WTI)价格暴跌,收盘竟然是负的37.63美元一桶。

  这是因为5月交货的合约,将于4月21日到期。由于石油价格的急剧下跌,手上持有合约的交易员陷入了困境,他们发现接盘侠不够用了。

  如果砸手里,他们要如期到仓库领取原油。纽约期货交易所WTI(西德克萨斯轻质原油)的库欣交割仓库,位于内陆俄克拉何马州。

  就算是下定决心亲自去推油(推线块呢。如果租油轮,一天没有十几万是租不来的。

  库欣不靠海,离着休斯顿港还有一千公里,石油管道使用费,一吨也得十几美元。量小了这活儿人家根本不接。

  如果不提货,则会因违约支付大量的违约金。如果提货,则必须给石油找到出路,那么还将面临石油存储、运输的巨大投入。

  有人说这是石油仓储、运输巨头联手做空,赚取高额利润。有没有这种嫌疑呢?当然有,但这不是主要原因,主要原因还是石油消费市场乏力,石油行业严重供大于求。

  石油还不能像牛奶一样就地倒掉,乱倒会污染环境,昔日被誉为黑色金子的石油,成了烫手的山芋,石油仓储和运输资源,成了稀缺资源。

  上海期货市场能源交易中心4月16日发布公告,原油期货仓储费上调一倍,每桶每天0.2元,上调到0.4元。一桶油存十天,成本增加4块。

  所以你看这几天运油股大涨,比如招商轮船,以及中远海能。 中远海能这一个月涨了43%,招商轮船也涨了30%。

  石油仓储股也大涨,比如珠海的恒基达鑫,由于石油期货暴跌,恒基达鑫今天闻声涨停。人家的业务,主要就是石油化工的装卸、仓储、管道运输。

  还有广州宏川智慧,即搞物流也搞仓储,在珠三角与长江流域共建有三大仓储基地,拥有各类储罐217座,容总量达107.03万立方米,也是闻声涨停。

  在持有到期石油期货合约的交易员眼里,珠海恒基达鑫、广州宏川智慧这种企业,简直就是他们的大救星啊。

  需要注意,这个负油价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负油价,并不是到加油站加油倒贴钱,也不是你弄艘轮船到美国油库提一船油,线日纽约商品交易所交易中,要在5月份交割的轻质原油期货交易的实时价格,纽约现货市场的价格还在12美元。6月交货期货价格,也是十几美元。

  另外,从全球范围内,也并没有负油价。 世界其他原油期货市场,也都不是负油价。比如伦敦5月份交货的布伦特原油期货,每桶是25.70美元。

  上海期货交易所5月份交割的原油期货(SC2005),人民币计价是205元,折合28.9美元,因为上海交易所的仓库还够用(4月份交割仓库连续5次扩容)。

  但就算不是负油价,油价也是20多年的最低点了。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,可以从三方面去考虑:生产环节,中间环节、消费环节。

  只要消费旺盛,也就是需求旺盛,供不应求,那么油价就不会低。但是疫情全球蔓延,全球主要工业国家,都停工停产,全球主要国家都要求民众宅在家里,消费骤然降温。

  记得3月14日,封城中的武汉,一位市民下楼买菜,居然发现自己的轿车发芽了,他这才意识到,春天来了。到秋天,不知道能不能结出很多小汽车。

  需求骤减,但是主要石油生产大国,沙特、伊拉克、伊朗、俄罗斯、墨西哥、委内瑞拉、尼日利亚等国谁也不肯减产(无法就减产达成协议)。

  世界上主要的石油生产国,有个小群,叫OPEC(欧佩克),也叫做石油输出国组织,其实类似于一个石油生产组织的卡特尔组织,有14个成员国。

  这个组织最早可追溯到1960年,伊朗、伊拉克、科威特、沙特和委内瑞拉,在巴格达开会,决定联合起来,共同对付西方石油公司,维护石油收入。

  随后亚非拉多个产油国加入了该组织,总部也从瑞士迁到了奥地利的维也纳。他们的石油出口量,占到了全世界的60%。

  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,为了反对西方支持的以色列,阿拉伯国家为主的欧佩克对西方石油禁运。

  这一禁运不要紧,国际油价暴涨了4倍。就这,美国等国家还是出现了油荒,各个加油站外排满了等待加油的汽车。

  欧佩克给资本主义世界引起了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,通过石油这种战略物资,展现出了自己的力量。很长一段时间,欧佩克在世界经济中可以说是呼风唤雨,大发横财。

  欧佩克每年召开两次大会,商量各自产量的配额,由此来影响国际油价。也正因为如此,国际油价持续上涨,一度超过100美元,甚至达到143美元一桶的高点(2008年7月)。

  这个组织的秘诀是,大家结成同盟,共进共退,要减产都减产,要增产都增产。行动团结一致,才能使整体利益最大化。

  列宁说:“为了钱,资本家会出卖绞死自己的绳索。”欧佩克也是如此,高油价,让欧佩克及其他石油输出国赚了个盆满钵溢。

  但是,他们也出售了绞死自己的三根绳索——第一,其他产油国;第二,美国的页岩油气革命;第三,高油价让新能源技术的飞速发展。

  你老涨价,其他国家只能加大勘测力度。上世纪80年代,英国开始在北海油田大规模开采石油,这里被誉为欧洲的大庆,日产约600万桶。

  过去十几年,美国的页岩油产业兴起,石油产量翻了一倍还多。说来你可能不信,2019年美国超过沙特和俄罗斯,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,日开采量超过了1200万桶。

  美国从最大的石油进口国,逆袭成为石油净出口国,石油出口量超过300万桶,液化天然气和石油产品每日出口量500万桶,还要抢俄罗斯和沙特的客户,争夺市场份额。

  这什么概念?沙特的石油日出口量也就约为700万桶,伊拉克的石油日开采量也就约为455万桶。美国石油出口,可以顶得上半个沙特了。

  另外,加拿大也成为了全球第四大石油出口国,出口量约为每天320万桶,但是加拿大也不是欧佩克成员。

  我们看到的美国加拿大的石油销售增量,那妥妥都是从沙特、俄罗斯、伊拉克等老牌产油国身上剜下来肉啊。

  总之,世界石油出口格局,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 加拿大、美国、英国、墨西哥、俄罗斯、挪威、巴西等非欧佩克成员,已经成了石油输出大国。

  目前,欧佩克的份额降到了不足三分之一,但也不甘心被边缘化,所以欧佩克在2016年跟俄罗斯、巴西、墨西哥、阿塞拜疆等国,建立了“欧佩克+”机制。

  无论是什么组织,只要成员一多,决策效率就直线下降。如果只有民主、没有集中, 这个组织中只要有一个搅屎棍,那就变成了效率极低的官僚扯皮机构,如欧盟和欧佩克+。

  欧佩克+也是,总是达不成减产协议。就像罢工罢市一样,总是有人不听话,别人都亏了,少数人却大发横财,问题是让罢工罢市威力大减。

  石油减产也是,沙特减产了,俄罗斯不减产,那么沙特的市场份额,就要被俄罗斯抢走。沙特俄罗斯都减产了,美国的市场份额趁机就上来了。

  总之,只要有人不减产,那么减产的国家,就等于给外国同行抬轿子。所以大家都口口声声要减产,但是都没有行动。

  大家的心思都是一样的:要么你们先减,要么大家一起减。总之,石油生产各国,开启了比惨模式,看谁先撑不住,被迫退场。

  墨西哥不愿意减产。4月13日,沙特和俄罗斯两大巨头,好不容易达成减产协议,但墨西哥部长却摔门而去,不愿意减产。

  因为墨西哥已建立石油对冲机制多年,也就是早几年就把自家的石油以约定好的价格给卖了,利润不受国际油价波动影响。

  美国也不愿意减产。因为美国的页岩油企业,巨大的投入都在前期,企业负有巨大的债务,你现在让他减产,没有了现金流,连贷款都还不上。

  有人认为是沙特联合美国,搞俄罗斯和伊朗,但我认为恰恰相反,是沙特和俄罗斯唱双簧,在搞美国,尤其是美国等国的页岩油产业。

  第一,美国的页岩油储量惊人,约占世界总量的70%,页岩油资源约3000亿吨。一旦美国开足马力,就没有沙特和俄罗斯的活路了,沙特和俄罗斯太依赖石油产业了。

  如果国际需求旺盛,俄罗斯和沙特是搞不死美国的页岩油产业的。偏偏疫情全球蔓延,国际需求大减,美国还是重灾区,这可是扼杀美国页岩油好机会,还不显山不露水。

  因为每桶石油的开采成本,沙特是4美元,俄罗斯是17美元,而美国的页岩油开采成本在36~50美元。

  只要沙特和俄罗斯稍微扛一扛,让20~30美元的价位持续一段时间,就足以让美国十几年来发展起来的页岩油产业遭到毁灭性打击。

  目前已经有成果了,4月1日,成立于1980年的惠廷公司宣布破产,这是美国倒下的第一家页岩油气公司。

  如果石油价格长期维持在20美元上下,2020年将有超过533家企业破产、700亿美元的页岩油债务等待破产重组,2021年这一数字将上升为1770亿美元。

  1770亿美元只是包含生产和勘探页岩油的企业,如果把围绕页岩油的服务公司都加进来,这个破产债务额将高达5000亿美元以上。

  如果石油在价格10美元一桶,破产数量将超过1100起,美国的页岩油气产业也将被一网打尽,美国经济也会雪上加霜、遭到重创。

  被捕的还有王储的亲叔叔,他还是前王储。除此之外,据说还有幕后的支持者——三名美国的中情局人员。3月12日,特朗普跟小萨勒曼通了电话,美方人员被释放。

  俄罗斯也迅速跟进,短期日增产20万-30万桶石油,未来则能够日增产50万桶石油,这将使俄罗斯的产量达到创纪录的每天1180万桶。

  第三,从俄罗斯的角度,更是有充足的动机,跟沙特联手,趁着国际石油需求暴跌,给美国的页岩油气产业补一刀。

  美国对俄罗斯的打压,已经到了蹬鼻子上脸的程度。为啥这么说? 今年初,美国成功离间了俄罗斯最铁杆的盟友——白俄罗斯。

  于是白俄罗斯的炼油厂和石化厂大部分停产,还要赔钱。但白俄罗斯不甘示弱: 你敢断我的气,我就断你的气。

  因为俄罗斯通往欧洲的油气管道,要从白俄罗斯过境。于是白俄罗斯又反过来要求提高俄罗斯过境石油关税,

  兄弟之间闹点矛盾也很正常,但这时候,美国在两国的裂缝中突然插了一杠子。1月31日,美国国务卿彭嫖突访白俄罗斯,表示愿意给白俄罗斯供应油气,还愿意提供10亿美元援助。

  美国看不下去了。一方面,他不愿意看到俄欧关系过于亲密;另一方面,自己毕竟也成了天然气出口大国。

  所以美国强烈反对这个名为“北溪二号”的油气管道项目。2019年1月,美国驻德国大使警告,如果北溪二号投入运营,欧盟会遭到美国制裁。

  德国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,抨击白宫的“欧洲能源多样化”诉求是“干涉德国内政”,德国总理默克尔誓要与美国好好理论理论。

  美国对德国竟然敢于顶嘴感到惊讶,在特朗普签署通过的《2020年国防授权法案》中,再次申明要制裁北溪二号油气管道项目。

  俄罗斯手里的牌其实并不多,恰好美国疫情揭盖,成为全世界最严重的疫区,陷入空前的经济危机,这时候再用低油价补一刀,时机非常难得,效果也将会非常完美。

  所以这就可以理解,为啥沙特和俄罗斯,面对石油过剩,还依然坚持不减产,其实都是在发动一场针对美国页岩油气的绞杀战。

  对中国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?我们必须辩证地看,这件事是有利有弊,而且明显利大于弊。

  先说弊的一面,油价低了,新能源产业就不好搞了,包括中国自己的页岩油产业,对新能源汽车也是个利空。

  再说利的一面,那就更大了。首先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,能节省不少外汇。2018年我国石油进口了4.62亿吨,总费用2392亿美元。

  这是很简单的道理,60美元一桶,跟20美元一桶比,明显可以节约三分二的成本。今年用800亿就可以买2018年同样多的石油。

 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,虽然油价没有降到原来的三分之二,目前的油价基本上也是最近几年最低了。

  另外,趁着低油价,可以抓紧时间充实一下自己的战略石油储备,以最低的成本巩固国家的能源安全,以备不时之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