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风车、酒旅地推、共享电单车、在线教育、下沉快递的十一之战  第1张顺风车、酒旅地推、共享电单车、在线教育、下沉快递的十一之战  第2张

一位今年从华中师范大学毕业的小李同学告诉Tech星球,在今年年初,由于疫情武汉封城。在这3个月里,自己的学习并没有完全停止下来,由于线下模式的工作、学习受到限制,所以大家普遍选择了线上学习,使用飞书、腾讯会议、ZOOM等线上学习工具,在家顺利完成了最后一期的学业。小李亲戚的孩子也没闲着,他们在家里借助清北网校等网课App进行学习。

湖北本来就是教育大省,通过这次疫情的考验,线上教育会成为武汉着重发力的一点,所以小李大学即将毕业之时,选择进入猿辅导工作,工资能拿到7000元左右,不少师范专业的同学,也看到了教育行业的市场需求,有的去了腾讯教育,还有的去了字节的教育品牌“瓜瓜龙”工作。当然,他们去的都是这些企业在武汉的新公司。

顺风车、酒旅地推、共享电单车、在线教育、下沉快递的十一之战  第3张顺风车、酒旅地推、共享电单车、在线教育、下沉快递的十一之战  第4张

2020年3月,极兔速递正式全国起网。一位极兔员工称:现在对于极兔来说还是起步阶段,全国都是重点。目前,公司接所有平台的订单,但是阿里系和京东的订单极兔无法显示寄件信息,其他平台都正常。在管理模式上,极兔并没有明确的KPI要求,只制定业绩增量。

极兔的到来,打破了国内物流的格局,他们用补贴来拿下快递业的最后一公里。一位物流行业人士告诉Tech星球,整个夏天义乌快递价格都在普涨,算是拱手把市场让给了极兔。“他们可能期望极兔爆仓,但是极兔扛过来,又成功上了一个层级,还顺带练兵。”

依靠低价和顺丰式体验,在过去的7月,极兔的日均订单量疯长,5月初,其全网业务量突破100万件;7月中旬,极兔速递全网日单量已稳定在500万以上;9月,极兔全网日单量已稳定在800万以上,今年“双十一”极兔的日均业务量目标将冲击2500万单。据Tech星球了解,9月22日,极兔的日单量已经突破1000万,这几乎和通达系的订单量持平。

为了狙击对手,今年7月和9月,圆通快递和申通快递总部先后发出通知,要求全网禁止代理极兔速递的业务。为了更快地扩张,市场传出了极兔启动百亿元规模融资的消息。这家与拼多多长期业务合作的企业,悄然在下沉市场崛起。如果极兔融资落实,中国的快递行业可能也将迎来最大的变数。

电单车“下乡”,冲击网约车订单

2020年以前,哈啰一度占据电单车市场份额的70%以上。但在2020年,滴滴和美团进军共享电单车市场后,几家在各地展开激战,甚至影响自家的网约车业务。

山东省聊城市阳谷县的滴滴司机张维,和妻子在当地经营一家五金商铺。当地县城人口少,生意不是特别繁忙,所以从2016年开始,利用白天业余时间,做滴滴司机增加收入。

一开始,张维只接县城内部分范围的快车单,大概每天日均客单量有8、9单,多则一天赚200,少则50。但今年6月份,松果电单车入驻阳谷县城后,其接单量开始急剧下降,有时一天连一单都没有。

顺风车、酒旅地推、共享电单车、在线教育、下沉快递的十一之战  第5张顺风车、酒旅地推、共享电单车、在线教育、下沉快递的十一之战  第6张

青岛一处景区门口的提示

显然,在美团大力投入地推人员的情况下,众多游客也会在后续出行过程中,通过美团预约其他景点门票,这也为其提高了市场份额。

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景区门票在线交易量市场,前三大在线预订平台门票交易量总份额占比接近九成,美团所占市场份额最高,达到53.27%,携程+去哪儿市场份额占比23.66%,飞猪占比12.87%。

从2014年,美团酒旅事业部成立,如今已经成为美团重要板块。今年二季度,由于疫情影响,美团到店、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45亿元,同比下降13.4%。

不过,随着国内疫情稳定,旅游业全面恢复,美团也在大力抢占市场,而地推人员正是美团业务发展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,OTA平台的线下新战事似乎正在燃起。

爆发的黄金周,大西北成新热门旅游地

如何抢到往返车票,是多数人十一黄金周出行面临的第一道坎。

为了抢到火车票,陈妍君和朋友们调上闹钟,但还是没能如愿买到车票,和多数人一样,体验了一把“放票即候补”。10月7日返程,提前一个月提交候补订单,直到10月4日下午,临出发前三天,陈妍君和朋友们的车票才候补成功。

实际上,陈妍君此次旅行的目的地在大西北,这并非此前的热门旅游地。但在踏上路途的路上才发现,她选择的敦煌至兰州的这趟列车,也是铁路局为应对十一黄金周而特别调动的线路,并非常规路线,但即便加设列车,加设车厢,仍无法满足爆发的十一出行需求。

到大西北旅游,除了抢车票,部门景点门票的购买也成了“老大难问题”。景区限流加上参观需求爆发,以敦煌莫高窟为首的门票,成了名副其实的稀奇物。莫高窟门票分A、B两类,A类票每日限量发售3000张,提前一个月预定,几乎都在放票当时就被一扫而空。只能不时进入订票小程序,靠运气刷余票。在当地开旅行社多年的老板们,也对限购措施无计可施,“我们也是一样靠运气抢,不能保证结果”。

复苏势头强劲,对不少旅游景区来说,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。

在众多的旅游线路中,“大西北”各项旅行消费数据都集中爆发。一位从2005年就开始做旅游的司机感叹称:“这是我做十多年旅游,来西宁人最多的一次”。西北路线中的网红打卡地“U型公路”刚刚发生过车祸事件,但仍然不影响大众对这一景点的热衷。

“大西北”路线上,酒店民宿价格涨到一年中的最高峰,Tech星球在国庆前曾留意到,热门景点茶卡盐湖附近的青年旅舍帐篷,价格翻升超过4倍,最高达到255元。绝大多数热门地酒店价格都不同程度翻升。被称为“一年只有20天最美秋天”的内蒙古额济纳旗胡杨林,迎来了一年唯一一次的旅行旺季,景区内农场民宿价格翻2-3倍。

此前还有从各地赶至稻城亚丁景区的乘客,因时间不够前往五色海景点而被劝返的事情发生。全国各地景区在疫情之后,迎来了一次复苏,而在十一的热闹之后,人群蜂拥的大西北就转入了长达半年的淡季,进入“沉寂期”。

一对从北京辞职前往敦煌开民宿的夫妻档旅行爱好者,在忙完十一假期后,就将“放冬假”,开启为期半年的旅居生活。等到明年春天,大西北又将重新复苏,开启新一年的热闹。